云轻

年更小能手,自己都忘了自己写过什么。
爱生活,爱王乔。
其实也吃叶皓。
(*'▽'*)♪

杰西卡大大你肿么了!说好了清洁工一辈子的呢,怎么开始用别人不穿的衣服做包了!(。・ω・)

ps:是粉不是黑!
         是粉不是黑!
         是粉不是黑!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ω•`๑)

【王乔】当我唱起这首歌

【王乔】当我唱起这首歌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慎入!

[那时你说的,我们天作之合]

“前辈,我们会一直再起吗?”

“会的。不过,还叫前辈?”

“杰,杰希。”

[面带微笑的,乘不同的列车]

“一帆,抱歉,我要结婚了。”

“恭喜,前辈。”

[现在你的另一半呢,是否会更深刻]

“前辈结婚了,很幸福呢,听说妻子已经怀孕三个月了,他们,真的很幸福。但前辈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忘了,也罢。”

[现在的我却是孤单着,一个人]

“一帆啊,还不打算结婚吗,没有遇到合适的吗?”

“姨妈,我还小。”

“不小了,都27了,还不找吗?”

“唔。。。找到了一定给姨妈带过来。”

“快点带回来啊。”

“我知道了。”

[当我唱起这首歌,我又想起你了,还记得那年,我们都很快乐]

杰希,不对,是前辈,这首歌你最喜欢了,还记得我们养的那条狗吗,你一唱这首歌,它就叫,还非常有节奏感呢。你,还记得吗?

[当我唱起这首歌,眼泪不听话了]

前辈对不起,我还是哭了,我忍不住啊,狗还在,两个人却只剩下一个人了,我在唱那首歌的时候,它也不叫了。对不起,我还是哭了。

[才发现你是,最无法代替的]

前辈,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代替我的人了,可是,你是无法代替的啊,谁也代替不了的啊。

[亲爱的你是最无法代替的]

据报道,xxxx年x月x天,有人在xx大厦顶层于凌晨一跃而下,抢救无效身亡,据身上证件,可以判断出是兴欣前队长乔一帆。

“兴欣?老公,你认识他吗?”

“曾经的一个队员,后来到其他的队伍去了,这么小就没了,很遗憾。”

“是啊,真遗憾,有什么事是活着不能解决的吗?”

“或许吧。”





































别往下看





























都说了别往下看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好吧你赢了























3































2





























1























“柳非你又看本子,好好训练,没收!”王杰希发现了在训练时又偷看本子的柳非,并残忍的没收了。

“QAQ,队长不要看。”

王杰希随意的翻了翻,脸色越来越黑。

大小眼也更明显了。

训练后。。。

“一帆,改天我们去把证领了吧,我查了查,爱尔兰不错。”

“欸?前辈这么急吗。”

“你不愿意?还有,叫杰希。”

“(/ω\)没,没有不同意,杰。。。希。”

“那就这么说定了。”

















爱尔兰不让离婚,杰西卡大大你心太脏Σ(っ °Д °;)っ


【全职王乔】醉生(壹)

总是把握不好人物的性格,有问题请一定要指出来,谢谢。。。

ooc到一种境界。。。

大概是前生今世。。。

前生以梦的形式呈现出来。。。

主王乔,副叶蓝,其余的再说吧。。。

小乔和蓝河前世性转。。。天生就是女孩子的那种。。。前世王乔be,叶蓝he,今世王乔叶蓝都是he。。。

一句话叶蓝就不打tag了。。。



有一大陆,名荣耀。其有诸多国家,或兴盛,或衰败。

荣耀十年初,嘉世一国逐步走向灭亡。于此时,轮回、蓝雨、微草、霸图四国之间立起一阁,名醉生。

荣耀十年2月,天降大雪。

王杰希拂了拂外袍上的雪,走进了醉生阁。醉生阁外表简陋,其内却是富丽堂皇。台上的两位少女一位抚着古琴,另一位舞着水袖,明明是清心的曲子,却带上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糜乱味道。王杰希微微的皱了皱眉。

阁子一层的角落有一位紫衣的女子,她斜倚在步入二层的扶手上,有些无聊的把玩着手上的玉镯子。王杰希识得,那是醉生阁的阁主,陈果。王杰希大步走过去,立在她身前。

“公子贵姓?”陈果开口。她知道面前的男子是微草国的摄政王,但装样子的问还是要问的,免得惹他人怀疑。

“免贵姓王,”王杰希微笑,用银票裹着令牌递了过去,陈果摸了摸,脸色微变,但很快恢复过来,微微侧着身,在银票和身体的遮挡下把令牌塞到王杰希衣袖中。

“安安?”陈果叫了一声,却看见苏沐橙快步走了过来,“安安和罗罗,莫莫他们出去办置东西了,只有乔乔在。”

“乔…乔?”陈果面色上有些犹豫,她知道乔一帆和微草国的一些过往,平心而论,她不希望乔一帆和微草国有什么过多的接触,但是如今却是没有别的法子——总不能让王杰希坐在那里等安安他们回来吧。想到这里,陈果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苏沐橙。

苏沐橙浅浅的笑笑:“总要面对的,不过是早或晚的区别罢了。”

陈果无奈,只得唤乔一帆下来,“乔乔?”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一个蓝裙少女翩然而至,向王杰希屈膝行礼,“见过王公子。”

王杰希不由眼前一亮,少女的用容貌虽只能算是清秀,却别有一番韵味,如水般清淡而纯洁。

乔一帆落后王杰希半步并给他指路,在走到角落的时候突然塞给他一张银票,诺诺道:“陈姐让我给您的,”她顿了顿,“无功不受禄。”

说罢,垂着头站在一旁,好像怕王杰希责怪她似的。王杰希一愣,继而又笑了,摸了摸她的头。

王杰希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眼前这个女孩子既熟悉又陌生,他敢肯定他见过,却又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起。

这时候乔一帆已经把王杰希带到一个房间内,掀开墙上的壁画,转动了墙上的石块。乔一帆退后几步,地上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地洞。

“你叫乔乔?”在进入地道之前,王杰希问了她一句话。

“哎?是的。”地道中传来她模糊不清的声音。

再次见到天光要在一刻钟之后了,出地道之后便是一扇门,乔一帆敲敲门,里面变传来一声懒懒的进吧。

王杰希一进门就看见了叶修和他身边一脸不情不愿在给叶修磨墨的女子。

 那个女子他见过,叫许博远。是蓝雨国的一个小将军。不知道为什么和叶修混在一起。微草国和蓝雨国的关系向来不好,见到也只是不咸不淡的点个头罢了。反而是乔一帆,非常兴奋的叫了一声许姐姐。许博远听见了,眸子闪了闪,应了声乔乔。

“哟,大眼儿,来了啊。”





乔一帆在吃早饭的时候魂不守舍的,各种低级错误层出不穷。

“一帆?”苏沐橙试探着叫了一声。

“啊?”乔一帆清醒过来,连忙用筷子去舀粥。

“一帆,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苏沐橙问。

“啊,沐姐,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乔一帆面露犹豫之色。

“哎?梦吗,一帆梦见什么了?”苏沐橙依旧笑吟吟的。

“梦见…梦见我变成了一个女孩子。”乔一帆脸涨的通红。

“醉生楼?”陈果插了一句。

“陈姐你怎么知道,哎?不对。”乔一帆反应过来。

“一帆,我觉得我们应该跟你说件事。”苏沐橙表情很是严肃,“我们整个兴欣,好像,都做了同一个梦,不,严格来说,应该是同一背景的梦。”

……


跪求建议。。。谢谢。。。